文/羊羊

像邱澤這樣帥氣俊美,學體育出身,享有世俗認定「外貌紅利」的人,很輕易會被歸到人生勝利組。身為人生勝利組,大抵只要順著老天給的優渥條件走下去就好,一帆風順非難事。可是邱澤不是這樣的,入行後始終帶點詹姆士.迪恩似的叛逆,帶電的眼神裡隱隱燃燒著火。雖然偶像劇一齣齣,演的都是多金帥氣男一,現實生活中也玩團、開方程式賽車,對事情很有想法。到此為止,他是被帥氣外表耽誤的思想家,催著油門到處搜尋生命定義的人。

邱澤為最新一期的GQ雜誌封面人物。(圖/GQ雜誌提供)

改變自己看世事的角度  

從偶像跨界到實力派,就像是從麥田捕手跨界到偉大的蓋茲比,不知經歷多少內在的革命與錘鍊,才能轉變得看似毫不費力。對此邱澤說:「年輕時經驗不多,看待事情角度不夠多元,現在比較容易調整心態,試著從別的角度看待。怎麼選擇面對事情的方式,端看自己,所以我現在不太容易生氣,反而容易用幽默的眼光看事情。」

面對生命中的各種亂入和不預期,他懂得給自己多點彈性。邱澤在過去的訪談曾說,自己深受電影《絲絨金礦》裡一句台詞:「原以為我們可以改變這世界,沒想到最後改變的是自己。」影響,發現自己想要做點什麼挑戰體制的心受到挑戰。但今天他卻悠悠說:「一個是改變世界,一個是改變自己,哪個比較容易?」他其實已經找到答案。這並不表示他妥協了,而是他懂得用更好的方式與世界溝通。

放下過去看世界的角度,懂得以更好的方式與世界溝通。(圖/GQ提供)

撕掉Man的世俗標籤

這個過去簽完生死狀後便直接衝到賽車場上高速拚命拿冠軍的男人,卻在演了這些有違大眾心中典型「陽剛」的角色後,顯得更Man了。或許是那不吝於顯露脆弱的勇氣使然。關於身上背負的性別標籤,邱澤說即便念體院時也沒特別感覺,但在父親過世時,卻對「身為男人」這件事有很深刻的感受:「因為那時我突然覺得,未來要代替爸爸,一肩扛起照顧全家的責任了。」

然而,現代男性樣貌已趨於多元,在《小資女孩向前衝》的成功後,邱澤收到很多類似角色的邀約,帥氣多金又多情演起來容易,他卻不願一味取巧,他要拓展更多可能。到了《誰先愛上他的》裡頭,「搶人家老公卻迷倒眾生」的高裕傑,就是邱澤的野心之作,也讓他在各種層面一刷大家過去對他的印象,重新驚豔。藉著阿傑,邱澤一口氣撕掉很多標籤,那些關於男人的、表演的、邱澤的標籤,都消失了,有點痛的震撼教育,卻也開啟全新旅程。

放下表演的各種形式   

邱澤不只演電視、電影,也演了舞台劇《暗戀桃花源》,挑戰各種戲劇媒介與角色。他說自己一直在摸索表演能量的收放,以及如何跟鏡頭溝通、習慣鏡頭給的力量。「譽庭姐(《誰》片導演)希望我把準備好的東西放掉,因為準備愈多,抓得愈緊,這個抓緊的念頭會左右你的表演,她希望我當下跟對手的流動,是一種狀態,不是技術。你一旦經歷過,就可以理解哪個狀態該放在自己哪個位子上,這個概念可以放在不同表演上。」

現在的邱澤更退、更放。不再企圖改變世界什麼,卻更自由了。他拍照時多數時候表情凝重,像心裡有什麼重大議題在轉,侃侃談起自己時,偶爾不經意笑開,眼角的線條同時傳遞著滄桑和稚氣,這對立的兩種氣質卻在他身上共存得很好。那瞬間幾乎可以窺見,過去那倨傲的邱澤並沒有被完全磨平,只是被他收攏在如今成熟穩重的外表之下,以另種形式的能量伺機待發。

不斷在戲劇中突破自我,挑戰各式角色,撕掉眾人對他過去的標籤。(圖/GQ雜誌)

斷捨離,去巴黎 

聊到之前返台隔離期間,環顧家裡發現:「自己有的東西真的太多,突然有種,感覺哪天我離開了,房子也是別人在住,車子也是別人在開。」於是邱澤開始把不需要的、用不到的東西清乾淨。他沒有囤積,反而清空,像對生命有種超脫泰然。

邱澤說疫情讓人懂得活在當下,也更珍惜身邊的人事物,好好生活。「一切發生得太突然,原本以為不會改變的,突然改變了。若你還想依賴過去那種穩定感,只會讓自己更不穩定。」那未來呢?總能談談後疫情的夢想吧。邱澤眼神突然飄移到半空中。說疫情結束想去巴黎,想到另個地方看看別人怎麼生活。「表演來自生活,生活來自既有模式,很容易陷入框架。旅行讓我看看別人的生活,過一段別人的日子,讓自己愈來愈寬。」講到巴黎的邱澤雙眼有光,完全沒有要隱藏的意思,或許是因為在那自由浪漫(且無人熟識)的城市,他想當男人或男孩、要陽剛或陰柔,都很自在、很可以。 

《個人資料》

英文名:Roy Chiu

生日:1981∕10∕14

作品:《小資女孩向前衝》《必娶女人》《誰先愛上他的》《第九分局》《她們創業的那些鳥事》,與許瑋甯合作的新電影《當男人戀愛時》預計今年上映。

獎項:以《必娶女人》《滾石愛情故事─最後一次溫柔》入圍金鐘最佳男主角, 《誰先愛上他的》獲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與金馬獎提名。

已將網址複製到剪貼簿

羊羊

努力用文字紀錄下所有美好的事物!

羊羊

用文字將美好的事物把握當下的記錄下來吧!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