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好友

文/NowQ!編輯室
圖/EAS Music提供

〈陳奕迅 Fear and Dreams 演唱會〉,日前於香港紅館展開25場演出, Eason把三年前已經準備好的呈獻給大家。演唱會當中帶出一個極大理念,聽演唱會作樂之外,作為一個人,可以為自己為世界做些什麼。人又應如何擁抱FEAR and DREAMS?過去已過去,未來仍未來,我們只有「NOW(當下)」才是最重要,「當下」的實在,一定可以改變未來,我們一同萬歲一同加油!

Eason 演唱會今次於場館之中,建下紅館史上最巨電子屏幕,橫71米高14.5米,屏幕由紅館頂一直伸延到台面,及兩邊山頂,帶給入場觀眾視覺上的巨大震憾,同步也展現了不吊大形物體,單是視象畫面與歌聲,也足夠令人嘆為觀止。

演唱會以 Eason睡於床上的影像作序幕,點題Fear and Dreams,如夢一場的人生於觀眾面前徐徐展開, 大家驚見睡於床上的臣,並沒有好夢一場,而是枕頭上佈滿恐怖爬蟲、他的面上,口中,以至鼻孔都鑽出曱甴、蜈蚣、蜘蛛等等。於惡夢中驚醒的他,掙扎躲避之下竟然跌進床褥的無底深淵之中,並飛進了太空。螢幕中出現: I THINK THE HUMAN RACE HAS NO FUTURE ,IF IT DOESN’T GO TO SPACE 。《2001 太空漫游》音樂響起,Eason 換上太空人裝,跟一班太空人舞者一同登場。

此外Eason陳奕迅新歌《人啊人》MV,於演唱會前一日發放! MV由金像獎新晉導演陳健朗執導,大膽用一個人瀕死的第三觀視覺,告訴大家什麼是「人」,「人」又應何去何從?人生如夢幻泡影、如露亦如電,帶引出反正你我一樣終有一日灰飛煙滅,又何必再有執念。

據知Eason MV 今次用了超多CG及試驗性的特技,導演陳健朗開場用了一個白色山丘沙漠的荒無畫面,突進人的心臟世界,抽回來才讓觀眾猛然驚覺,剛剛那個荒無山丘是陳奕迅的裸體。


陳健朗表示,「畫面是想表達一個人瀕死期間的經歷,部份研究表示,人死後仍可有時間回顧一下整個世界,所以我們大膽幻想,當你離開肉身成為另一種存在時,第三身看人生又是什麼?」


原來MV畫面之中,我們見到的是脫離肉體後的Eason通往其他次元的門,穿梭在多維度宇宙之間,舞者聚成之眾生曼陀羅、面容破碎後第三眼引爆之七色能量流動場,帶引出貧富貴賤、馨香臭穢、有無虛實、深淺高低、皆是妄心起滅,有為無為皆由自己,心常空寂,湛然清淨。所以畫面到最後用全白來告訴大家,人生無纖毫停留罣礙,生到死收攝在這一念,自然無心,如如不動,你我煙飛灰滅之時,心常空寂,湛然清淨。

《人啊人》由林家謙作曲,周耀輝填詞,李榮浩編曲,Eason直言收到林家謙 demo時,已經非常喜歡這首歌,因為家謙在Demo裡面,唱了一句: 「Who we are?」 ,所以令他想到「人」這個題材,「我跟耀輝分享過我的構想,他馬上就寫了一份非常出色的歌詞給我,他在歌詞裡不停問問題,但沒有結論,結論正好留給聽歌的人去思考。」

是次MV 用了近二十小時拍攝,由早上九點拍到凌晨近三點才收工,單是吊威也,一吊就吊了三個鐘,Eason坦言有點腦沖血見暈,更笑言,「其實我都不知道在拍甚麼,他腦海中有很多不同的想法,很創新,所以我都交給他,他叫我做甚麼就做甚麼。」

「吊鋼絲其實也辛苦,不是說要吊多長時間,是因為我始終沒有受過訓練,核心肌群不夠力,很多動作都是靠核心肌群發力,所以我經常在半空中自己翻後空翻,hold不了很久。幸好今次武術指導,以前都在拍戲、演唱會有合作過,他們很好,不停教我應該怎樣做,最後都拍到導演滿意的鏡頭。」

今次Eason的MV有好多新嘗試,繼吊威也,又被整個人淋黑漿,又需與大班舞者跳舞。Eason說,「潑在我身上的像是芝麻糊,再混合小朋友玩的『史萊姆』質感的東西,導演說是可以吃的,哈哈。因為一潑下來就沒了妝頭,所以這部份放到半夜才拍,潑了一共四、五次,只是覺得冷,還有覺得自己變了一條鱷魚,因為黑漿流入了眼睛,好像有一陣霧的樣子。像鱷魚眼睛灰灰的,但挺好玩,我看照片的效果很震憾。」

已將網址複製到剪貼簿

shawnchen416

在華語音樂盛世混跡各大唱片公司,雜誌、報紙、網路媒體都曾駐足,曾任唱片統籌、報紙編輯、娛樂中心主任、LEZS雜誌顧問、偶爾寫寫稿。走跳江湖但求問心無愧,一個人守著一條老狗,口袋擱著的故事,未完待續。

NOWQ編輯室

如果您喜歡文字書寫,且對LGBTQ+的事物與議題關心,請與我們一起展現同志多樣的文學、美學、感情與生活方式。 歡迎來投稿nowq2020@gmail.com(投稿詳情請見首頁最下方歡迎投稿頁面)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