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NOWQ編輯室
圖/GQ提供

你非常熟的話,就會知道Web 3.0的世界缺乏什麼,
以後該往什麼方向,所以我很坦白説,
如果我一個人做也不會成功。

從余文樂的演員生涯裡,我們早就知道這雙眼睛除了善於說故事之外,鑒賞力也不一般,不確定從什麼時候開始,余文樂穿的衣服、腳上的鞋子,自拍照裡只占一小角的手錶,還有背景裡的家具、藝術品都被拿出來放大,畫上一個圈拉出一個箭頭,再拿來寫成一篇文章。檯面上他演戲演了20年,私底下他收藏也收了20年,而恰好半年前余文樂與佳士得合作的拍賣《No Time Like Present》台幣近五億落槌,這或許就是做為收藏家的他,一張能打從心底感到滿意的成績單。在橫跨各類別的收藏裡,余文樂接觸NFT的時間或許是最短的,卻能說是NFT圈裡最早的一批。而玩著買著,他居然也自組工作室創建屬於自己的NFT團隊與項目(ZombieClub),從藏家變創業家。

徜徉元宇宙尋找心頭寶

早在NFT鋪天蓋地而來之前,余文樂就已經花了好幾個晚上把頭埋在OpenSea,他說:「我的第一個Cryptopunk很像Drake,又有點像Paul George,我覺得很酷就買了,第二個是我覺得像《決殺令》裡的Jamie Foxx。」其實就像大男孩挑玩具,找喜歡的,翻出讓他眼睛一亮的。而在余文樂收藏的幾百個NFT裡面,藝術品來來去去,這個戴了紫色帽子,還有暴牙的Cryptopunk不動如山,其實他內心很早就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賣,「它有點帥,又帶點ㄎㄧㄤ,我最早用作Social Media的大頭照,用了很長的時間,我也曾經把它做成一條項鍊。為了紀念,我應該會把這個留給我兒子,然後再有另一個留給我女兒。」想不到吧?以後的小孩,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傳家寶,除了機械錶之外,也可以是一張一張的NFT。

余文樂的心法是花時間看,不衝動,也不會跟著FOMO,還有不相信Roadmap,他也分享:「現在玩的NFT,跟我們以前玩的又不一樣了,沒有那麼多新進來的朋友,也比較單純,而不是衝著要賺錢,或是聽說很紅而進來的人。」抱著不一樣的初衷,看NFT的角度自然有異,「我們是先看到項目,看它們的想法是什麼,像是Art Blocks的項目更深一點,也許就寫幾行字,但就價值五六個以太。」

買家變賣家全憑獨到眼光

事實上在NFT映入大眾眼簾之後,各式各樣的懷疑和猜忌淹沒了許多人伸長脖子的好奇心,而大家最在意的缺點,在余文樂看來全成了優勢,「以前收藏東西,收到某一個程度就要收納,很麻煩。家具也好、畫也好,就算鞋子也好,也是需要很大的空間,NFT你收幾百個幾千個都沒差。」不過,從去年開始,余文樂一個NFT也沒買了,他說:「PFP是當初我覺得很過癮的東西, 不是說現在覺得不過癮,是很幸運已經變成做PFP的人。」他決定和朋友Ned、Justin、Derek,四位NFT OG浩浩蕩蕩,發行自己的NFT「ZombieClub」。而一路從收藏家到開發者,余文樂苦笑說最大的不同,就是他少了很多時間。

在這個平行世界觀,我們會說「幣圈一天,人間十年」,余文樂忍不住形容,籌備ZombieClub的期間好像過了幾百年,無數個會議討論、推翻;再討論、再推翻。才說NFT最大的魅力是這份未知,不過卻也好像在毫無框架的宇宙白兜了幾圈。他還拿自己的老本行比喻:「自己先編劇本,再選演員、配角,然後自己打光、拍攝,拍到最後剪完之後不喜歡又重拍,全都自己來。」回顧籌備期間一一整理出所有的方法,再梳理出適合ZombieClub,而且沒有人做出來的,這一切的幕後工作靠NFT OG們的經驗,還有眼花撩亂的數據,「你非常熟的話,就會知道Web 3.0的世界缺乏什麼,以後該往什麼方向,所以我很坦白說,如果我一個人做也不會成功。」回到了ZombieClub一直以來強調的核心,「我們不需要錢,我需要你的腦、你的創意、智慧。」 余文樂清楚說白了。

網上兩分鐘網下一年功

再切換到區塊鏈的時間觀,這幾百年的時間以來,團隊每個人的壓力如千斤擔肩頭,扛到ZombieClub開賣Mint的那一個分秒,還已經準備好要再多緊繃十分鐘,「因為如果要出錯,就這頭十分鐘會發現。」結果ZombieClub不到兩分鐘就賣完了,然後再花兩個多小時,從本來不見蹤影,到登上OpenSea排行榜第一名。余文樂說:「其實我們當初沒有人敢想這個,就覺得先把事情做好,能做到多高多遠我們真的不能預估。」而這個讓他最有成就感的一天,他很肯定湧入的千頭萬緒不單單只有感動,聊著好像又回到那個時空的情不自禁,他繼續說著:「我們終於可以順利的做好這件事情。我們四個人從來都覺得NFT的世界變化太快,要隨機應變,一定不能說硬要走我們鎖定好的路線,如果有更好、更快的方法,我們一定會選擇它,帶領著我們的Zombie走最快的路,到達我們的目的地。」

「這是一個未來,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,有一天NFT會變成很普及,走到大家的生活裡面。現在你們看到的Web 2.0大哥大Facebook、Twitter,他們一定也會往Web 3.0發展,不然Facebook不會改名字變成Meta,他們絕對有這個能力、思路,而且走得很前面,但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個地方,因為他們會帶著全地球的人去。」今年,余文樂正好40歲,人們說四十而不惑,元宇宙這站他是毫無旁騖地盯著,而這一次他眼睛裡說的是自己的故事,道出這段和NFT一言難盡的關係,早就超越了收藏的價值。 

已將網址複製到剪貼簿

shawnchen416

在華語音樂盛世混跡各大唱片公司,雜誌、報紙、網路媒體都曾駐足,曾任唱片統籌、報紙編輯、娛樂中心主任、LEZS雜誌顧問、偶爾寫寫稿。走跳江湖但求問心無愧,一個人守著一條老狗,口袋擱著的故事,未完待續。

NOWQ編輯室

如果您喜歡文字書寫,且對LGBTQ+的事物與議題關心,請與我們一起展現同志多樣的文學、美學、感情與生活方式。 歡迎來投稿nowq2020@gmail.com(投稿詳情請見首頁最下方歡迎投稿頁面)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