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NOWQ編輯室

桂綸鎂曾是當年青澀的孟克柔,是《女朋友。男朋友》的林美寶,到《台北女子圖鑑》的李芸嬋。這回她回歸最原本的自己,搭乘著經典復古車,透過一場公路旅行,好似搭上時光機,一路從海邊,一望無際的草原、殘破的廢墟和高海拔的針葉林,雖然已經出道20年,但歲月在她的臉上好似不曾留下任何遺跡,她還是原本那個忠於自己的桂綸鎂。這回,就讓小鎂敞開心胸,跟我們分享的這一年與疫情共存的心境反射,以及演藝生涯這一路的心路歷程。

Vogue Taiwan 12月號封面首度嘗試「Video First 影片先決」。邀請金馬影后桂綸鎂、廣告圈女力指標導演詹凱、金獎攝影師周宜賢與專業電影製作團隊合作,攝影師胡世山、波文映畫社的登曼波與林建文、整個服裝組和建構封面故事網頁的社內製作團隊,共超過六十個人浩浩蕩蕩集結起來。為了因應不同的場景主題,並配合這次與Vogue合作高規格拍攝工作,身為香奈兒品牌大使,桂綸鎂分別穿上了香奈兒2021秋冬高級訂製系列與2021/22度假系列。品牌也特別從巴黎專程空運多套高級訂製服,傾力打造五支電影質感的短影片,串起前所未有的封面故事。
欣賞完整封面故事https://www.vogue.com.tw/fashion/article/december-issue-2021

Vogue Taiwan 12月號以金馬影后桂綸鎂為封面人物,並首度嘗試「Video First 影片先決」,傾力打造五支電影質感的短影片,串起前所未有的封面故事。(圖/VOGUE雜誌提供)

這一次的封面故事製作,不再只是時尚大片,只要到官網的特製頁面,或掃描紙本雜誌的QR Code,就能進入封面故事網站;紙本內也一口氣網羅超過三十頁的劇情延伸。有別於過去的封面製作,不限於紙本的形式傳達,改用動態影像呈現,希望能呈現一個大家從未體驗過的雜誌封面故事。

桂綸鎂 用角色回溯青春

今年四月,她宣布參與影集《台北女子圖鑑》。這部改編自《東京女子圖鑑》的影集描述一名出生求學在台南的女子,企圖努力成為台北女子,並在這個過程裡認識自己,也透過台北每一區的風景和氣味,伴隨著女主角在職場心境變化的成長故事。
小鎂說,或許因為從沒當過上班族,所以這個族群一直是她很想瞭解的一群人,「在有限的時間和有限的金錢裡,如何平衡自己的慾望,面對理想和現實,該選擇遵從社會制度的生存準則,被磨平了理想和正義感,還是在辦公室文化裡當那個理想主義的討厭鬼?在感情世界裡,是選擇有錢可以上位的?我愛卻不婚的?還是不愛但輕鬆的?每天都有數不盡的現實與慾望的拉扯問題,雖然疲累,但生活還在繼續,要用什麼樣貌迎接明天。」

Vogue Taiwan 12月號以金馬影后桂綸鎂為封面人物,並首度嘗試「Video First 影片先決」,傾力打造五支電影質感的短影片,串起前所未有的封面故事。(圖/VOGUE雜誌提供)

演戲還能帶來什麼?

去年她憑《腿》的國標舞者錢鈺盈一角,第四度提名金馬最佳女主角,將一個女人在感情上的不捨演得動容,也讓人反思婚姻與愛情的真諦。拿下金馬影后的《女朋友。男朋友》林美寶一角,則是直接明快,古靈精怪,以開朗的氣息點亮了劇情的起伏。而在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裡,她說著一口流利的武漢話,詮釋「陪泳女」劉愛愛這個世故也天真的角色。

從影二十年來,桂綸鎂的作品其實相對少,得了獎、獲得肯定、票房好,都只是外界的事,對小鎂而言,最佳女主角的定義,是關乎於內心濤湧的熱情,以及如何稱職地飾演好那部電影的角色,讓觀眾參與故事,進一步讓評審或觀眾有共感,留有餘韻。而問到是什麼讓她一路努力二十年?她說:「一輩子只做一種職業,是熱情是好奇,是主動且持續地發現這個職業還有許多想學習的東西,還有進步的空間,有太多可能性還待挖掘。並且當有觀眾在多年以後,對我說,我的某一部電影或角色,帶給他力量,讓他有勇氣面對生命的難題,或是讓他有了釋放或不同的體會。這是讓我堅持下去的主因。」
面對電影的純粹,是小鎂的表演之所以能打動人心的主因。她像時間旅人,又似遊牧民族,穿梭在劇組和場景中,活出不存在的角色,並在其中找到某部分的自我,感受並濃縮最強烈的情感。

Vogue Taiwan 12月號以金馬影后桂綸鎂為封面人物,並首度嘗試「Video First 影片先決」,傾力打造五支電影質感的短影片,串起前所未有的封面故事。(圖/VOGUE雜誌提供)

她的心在遠方

這樣的她,骨子裡就有流浪者的浪漫嚮往,也因此說走就走的旅行是她一直以來的喜好,很多時候她出國就這樣待在airbnb裡,肚子餓了去附近的小館子吃飯,或是買瓶紅酒帶去看得見山景的公園喝上一杯,哪個觀光景點也沒去,就像是換個地方住一般。

她憶起唸書時期的南法旅行,當時她以Aix-en-Provence為據點,每天搭一班公車前往一個南法小鎮,碰到喜歡的海灘便睡上一個下午,再帶著曬傷的雙腿趕公車回家。坐在Orange的古羅馬劇場裡,默默許下希望有一天能在這裡演出的心願,聳聳肩,年輕時的自己沒有什麼不可以。

她提起喜歡的公路旅行電影,從文溫德斯的《巴黎,德州》、《阿拉斯加之死》還有最近的《遊牧人生》,「這些電影的共通似乎都在描寫,人的心被生存的疲累磨淡了後,前往一段不得不的漂泊,沒有刻意尋找,卻在遊蕩的日子裡,自然生出了有所感悟後的一抹笑容。」

或許那樣的笑容,也是桂綸鎂一直在追尋的。

Vogue Taiwan 12月號以金馬影后桂綸鎂為封面人物,並首度嘗試「Video First 影片先決」,傾力打造五支電影質感的短影片,串起前所未有的封面故事。(圖/VOGUE雜誌提供)

舞隨心至

她說自己如果不當演員,應該想要做的是跳舞。她好幾年前自己去雲門看布拉瑞揚的舞,看完之後興奮到打電話給楊雅喆,吵著要他趕快去買票。

雖然在《腿》中練習國標舞,過了舞癮,但小鎂說自己一直想做的,就是能有一段享受的練習時間,然後來場酣暢淋漓的現代舞演出。她分享演員茱麗葉畢諾許和英國舞蹈家Akram Khan的合作《In-I》。這位影展大滿貫影后第一次參與舞蹈創作,就把真實的自我徹底暴露在舞台上,兩人以愛為題,用肢體交織情感,是純粹的藝術,她點點頭說:「真的很想這樣做,只是一直不知道從何開始。」

疫情下的生活本質

作為演員,某方面來說也是傳遞訊息的人,透過作品或角色去傳達感受或是帶領大家,也在這之中實現自己。桂綸鎂說,之所以會接下《台北女子圖鑑》,其實也是希望回歸一種非常日常的表演,「在疫情期間和這樣紛亂的大環境,希望讓大家回歸到生活的本質,不要因為外在的喧擾讓自己更混亂。」

在疫情期間會覺得孤獨嗎?小鎂說,她一直就是個享受孤獨的人。「我最記得在20幾歲的時候,一直問別人寂寞跟孤獨的區別。當然到現在我也沒有確切答案,我覺得寂寞好像是城市給予的,就像是妳去參加一個派對,很熱鬧的結束,那叫寂寞。可是孤獨好像是由內而生的,或是一種本質性的感受。我比較會丟棄寂寞,因為我覺得寂寞給我的感覺比較紛雜,孤獨給我一種很安穩的能量。」

Vogue Taiwan 12月號以金馬影后桂綸鎂為封面人物,並首度嘗試「Video First 影片先決」,傾力打造五支電影質感的短影片,串起前所未有的封面故事。(圖/VOGUE雜誌提供)

最怕丟失了生活

她當然也遇過低潮,30歲左右的時候迷惘自己的未來,但後來學習花更多時間在生活本身,所以將挫折轉換成另一種形式。「我常覺得大家所謂的一般定義的成功對我而言不太一樣,所以不太怕丟失甚麼。我生活的基石很紮實,然後我非常地享受,所以再難過、再辛苦的事,好像很容易就轉換了。」

也因為這樣,在敬業工作、認真拍戲之餘,平日的生活感更為重要,她喜歡看著自己去山裡露營遺留在腿上的紅豆冰,觀察那些紅腫和過敏,或是記得那些搔癢和煩躁的感受,這些都是體會的累積。每日生活的平凡和安靜,對桂綸鎂而言是必需的。

「凡事不是為了他人的肯定而做,是為了成就自己而做。」桂綸鎂這麼說。

已將網址複製到剪貼簿

shawnchen416

在華語音樂盛世混跡各大唱片公司,雜誌、報紙、網路媒體都曾駐足,曾任唱片統籌、報紙編輯、娛樂中心主任、LEZS雜誌顧問、偶爾寫寫稿。走跳江湖但求問心無愧,一個人守著一條老狗,口袋擱著的故事,未完待續。

NOWQ編輯室

如果您喜歡文字書寫,且對LGBTQ+的事物與議題關心,請與我們一起展現同志多樣的文學、美學、感情與生活方式。 歡迎來投稿nowq2020@gmail.com(投稿詳情請見首頁最下方歡迎投稿頁面)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