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雪梨加點鹽

你還記得小時候的愛情觀是什麼樣子嗎?當我尚未有戀愛經驗,也還沒意識到自己更容易被女生吸引的時候,對於愛情的想像有如偶像劇一般,希望喜歡的男生跟自己告白,按部就班地從牽手開始,以緩慢的速度,隨著瞭解越來越深,有更多的肢體接觸,最後跟第這個唯一一任的男朋友步入禮堂,發展親密關係,共組家庭。

但是,這世界上,究竟有多少人,能夠與第一個對象白頭偕老?雖然身邊確實有些親戚朋友正在路上,他們與初戀結婚生子,一起經歷生活的酸甜苦辣,但對大多數的人而言,這種事太過於夢幻,也或者,根本不希望自己經歷這種夢幻。

(圖/藝術家岳冬)

我還記得高中好友在大一時,跟喜歡的男生去海邊,徐徐的涼風,輕柔的海聲,讓他不禁地牽起了好友的手,好友以為這是一種承諾,可是他們始終沒有在一起,後來男生也有了女朋友。對當年十八歲的我而言,這是一種背叛,不能苟同,因此忿恨不平地在好友身旁咒罵這個男生。

直到許久後,自己真正開始接近愛情,迅雷不及掩耳的情愫變化,打亂了自己堅守的原則,回首過往,幾乎沒有一段關係是從告白開始,我才明白,愛情之所以魅惑動人,是因為它常常凌駕於理性之上,造就了瘋狂的美麗,可是,當費洛蒙消退後,接踵而至的問題,讓這些過程,都成了往事,成了雲煙,甚至不留一絲痕跡。

「愛,總是會受傷的;這一遭,我們總得經歷的」與愛情的不期而遇,令我們興奮,但這也意味著,它可能會無預警的結束,用任何你想像不到的方式。在我們快要失去信念的時候,應該正向地告訴自己,這樣的疼痛,是為了讓我們檢視自我,並成就自己與更好的人相遇。況且,我認為同志雖然有著無法自然生育的遺憾,但另一方面,卻也少了意外懷孕的風險,起碼我們無須利用傷害自己身體,來達成自己或對方的期待。想著想著,好像就能夠享受的當下的痛徹心扉及撕心裂肺了。

(圖/藝術家岳冬)

已將網址複製到剪貼簿

雪梨加點鹽

我很愛說話,但文字是我的妝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