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吳小帽
圖/何樂音樂

初秋的微涼,送來田馥甄承諾歌迷的『五專二巡』,伴著思念一一揭曉。距離她首次巡演『如果』落幕整整三年,又是告別老東家、「長大」後自己作主、與新唱片公司合作的首場大秀,田馥甄第二次個人巡演『一一』承先啟後,打卡成功,令人驚艷。

演唱會流暢簡潔,沒有奇裝異服、特殊道具,導演藉由不同的舞台升降、歌手走位變化與Led光影投射,展現大器成熟的高級感。田馥甄造型採用五套不同純色的曳地禮服,不論是一出場就吸睛的百公分的超大圓盤白帽,或是黑色巨型蝴蝶結,一套服裝一個重點,反而優雅。被她自嘲像孕婦裝的藍色不規則結構裙,喜好與否見仁見智,但有種Hebe式的怪奇幽默,布料是海洋回收的捕魚網再生材質,呼應她對環境的友善。

新專輯《無人知曉》佔整晚演出比例的三分之一,只有一首歌沒唱,幾乎等同把整張新專輯端在觀眾面前,等待現場驗收。其實這張專輯從年初的〈懸日〉起,到六月中〈皆可〉登場後,就以三周左右的頻率釋出一首新單曲,到演唱會正式登場與專輯發行之日,過半的歌已發表,對鐵粉來說耳熟能詳,更添共鳴。

2010年,田馥甄首次單飛推出個人專輯《To Hebe》,在找尋聲音定位過程中,長時間帶著一股向偶像致敬的類菲式唱腔;2020年,當王菲都不再王菲,翩然現身淘寶直播,我很欣喜田馥甄10年走來,完整了自己的樣貌:
她的作品,曲高但不和寡;歌頌宇宙,也照顧凡塵。
她的聲音,空靈但不虛無 市場卻不流俗。
從三拍式〈一一〉到迷幻的〈先知〉到〈諷刺的情書〉的十八度音域,從〈或是一首歌〉把靈魂送給你,到〈無人知曉〉愛的美麗悲淒⋯⋯過往在冷靜與熱情、理性與感性之間的田馥甄,如今擁有的是盡收其中的包容與成熟度。

作為觀眾,看演唱會最大也是最基本的滿足,就是期待歌手把歌唱好。田馥甄『一一』首演夜,嗓音的亮度和穩定度,完全過關。葛大為不論作為填詞人或歌詞統籌,再次讓我欽佩,〈無人知曉〉歌好、詞好、唱得好,百分之兩百地想大推。

昨晚,有那麼一剎那,當大銀幕上映著馥甄在台上讀Selina訊息的臉龐,那一剎那我彷彿覺得自己穿越了,來到2002年中視攝影棚的化妝間,3個來上通告的女孩,我問其中那位像男孩子的女孩:你喜歡男生還是女生?她很爽朗地回答:『當然是男生!』同時間,我撇見她身旁有個安靜、眼神卻透著古靈精怪的夥伴正在竊笑。原來,看一個女孩長成真正的女人,感受如此神奇。

往事一一,懸日先知,或是一首歌,或是田馥甄。

已將網址複製到剪貼簿

吳小帽

資深媒體人,看不出來快50的六年級生。喜歡寫字,寫文章,出過兩本書:《你不知道的娛樂新聞》、《我的工作是爆料》,但別再叫我爆料了。FB粉絲頁:我是吳小帽/YT頻道:吳小帽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