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文/雪梨加點鹽

那年3月,我正在澳洲雪梨一間有名的中式連鎖餐廳打工,同事突然問我:「要不要跟我和朋友去參加雪梨同志大遊行?」我愣了一下,因為我完全不知道雪梨有著世界三大之一的同志遊行慶典,既然難得在此,好像沒有拒絕的理由,即使有些抗拒,卻還是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同事。

當時的我,對有關同志的議題相當冷漠,又或者是我刻意冷漠,即使很要好的堂姐是所謂「直同志」,身為異性戀的她,總會在家族群組轉貼有關婚姻平權、支持同志的文章,並針對長輩們的質疑與歧視展開反擊,也常常參與平權連署及各式同志活動,有幾次她問我是否有要參加台灣同志遊行?我一貫的回答都是:「應該不會吧!」彷彿遠離同志世界,我就能有一天脫離這樣的身份,輕鬆生活。

雪梨同志大遊行的全名是【Sydney 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】,Mardi Gras這個詞彙源自於法文,是狂歡節的意思,每年大約3月的時候舉行,當音樂聲響起,重機車隊、變裝天后、同志家庭等各種主題的團體陸續出場,與觀眾們握手、擁抱與親吻,大家玩得盡興,有如身處沒有歧視和陰影的天堂,我也被整個氣氛感染,暫時拋下所有的框架,沈醉在當下。

仍然記得1978年第一批上街遊行的成員出現時,他們坐在紅色的巴士上,頭髮花白,緩緩地揮動著彩虹旗幟,我內心突然翻攪,激動不已,當年他們為了爭取同志權益走上街頭,卻引發警民衝突,有五十幾位的示威者遭到逮補。事過境遷,現在的活動熱鬧非凡,鼓動歡騰,煙硝味早已飄散,我深切的感受到無論是台灣或是澳洲,甚至各個國家,在這條路上從不輕鬆,都是經過多次衝撞,才能有現在的模樣。

如果你是他們,在1978年敢走上街頭捍衛自己的權利嗎?我知道我不敢,那是多麼未知且充滿變數,我寧可把自己的心鎖在抽屜裡,依附著主流意識載浮載沉,也不願意被冠上異類的標籤被放大檢視。在遊行中有一句標語令我印象深刻「No one is free, until we are all free」是啊!沒有誰能夠置身事外,在直觀自己的懦弱之後,第一次有了想要勇敢面對自己的念頭,雖然依舊舉步維艱,但比起以一個旁觀者活著,不如就坦率地身在其中,我抱著滿滿的感動踏上歸途,那時我還不知道,我與同事身旁的朋友,在幾個月後會重新相遇,而她成為了我的第一個女孩。

已將網址複製到剪貼簿

雪梨加點鹽

我很愛說話,但文字是我的妝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