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雪梨加點鹽

「有沒有交男朋友啊?」每個女同志在面對家族親戚時,或多或少都被問過這個問題,尤其像我這種留著長髮、會化妝的女生,到了適婚年齡,這類的問題,就像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令人好奇,是個人生階段的象徵,也是打開話題的方式。

因為家族關係緊密,與家人的飯局、酒局眾多,許多人厭煩這樣的聚會,能逃就逃,但隨著年紀增長,我反倒越漸珍惜這些相聚的時間,只是每次的聚會,都難逃被家人關心,只好台詞輪流使用「現在以工作為重」、「好,我下次帶男朋友來」、「那你們要介紹嗎?」從小被灌輸講話要誠實的我,在一大桌菜面前,還來不及開動,就得先用謊話圓滿這個話題。

還記得一次聚會上,酒酣耳熱之際,表哥藉酒壯膽的問:「你長得也還不錯啊!真的沒有交男朋友嗎?」表姐也跟著說了一句:「對啊!怎麼可能到這個年紀還沒交過,還是你是喜歡女生?沒關係啦!我們很開明的」,在座的親戚哄堂大笑,像聽笑話一般,但當下我卻感覺非常不舒服,覺得自己好像馬戲團的猴子,大家都在看我要怎麼表演取悅他們。我不想讓他們得逞,好像承認了,就正中他們下懷,一路走來已經那麼艱辛了,我不允許這樣的身份被輕蔑對待,於是我勉強地微笑說:「我不是好嗎!」

(圖/阿卡貝拉IG)

其實誰不想要有一個可以公開,長久走下去的對象?即使現在有越來越多國家,包含台灣承認同性婚姻,但性別平等的觀念卻很難真正落實下來,因為歧視與偏見始終存在,並沒有辦法在一時半刻就被扭轉。

「婚姻」對我來說,還是個很奢侈的詞彙,每次被這些問題轟炸的時候,都會洩氣地想,乾脆找個男人嫁算了,反正性別光譜是流動的,可以光明正大的戀愛、介紹給家人,是多麼幸福的事情,自己到底在彆扭什麼,要這麼委屈?然而,回到本位思考,我還是想在每個當下忠於自己的內心,如果現在不喜歡男人,就認真地為女人瘋狂,雖然謊言是罪惡的,但總比欺騙自己好吧!面對著這些無奈,我只能夾起了飯桌上心動已久的麻油豬肝,用力地咬下去。

已將網址複製到剪貼簿

雪梨加點鹽

我很愛說話,但文字是我的妝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