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羊羊

成為女生,是多數人稀鬆平常的自然事,但她花了26年才爭取到完整的自己。

VOGUE六月雜誌封面突破框架,也是台灣首次邀請跨性別模特兒登上時尚雜誌封面。

VOGUE六月創下台灣首次邀請跨性別模特兒Aura登上雜誌封面的先例。(圖/VOGUE雜誌提供)

疫情大爆發前幾天,已經是盛夏30幾度的高溫,為了拍攝封面在天色昏暗時妝髮,凌晨出發。每一卡拍完,Aura都得在炙熱無情的陽光下、在滾燙的沙裡,走上十分鐘回車上更衣,但她一點也不以為意,Aura興奮地說:「我太期待今天的拍攝了,感覺自己好像一直在等這一天。」

《VOGUE Taiwan》總編輯孫怡也表示:「我一直希望Vogue Taiwan的封面故事可以打破社會當前的陳規,激起些許爭議的火花以引起正向討論。我想挑戰美麗的定義,因為美麗,就像性別議題一樣,沒有單一標準。多元性的概念,不管放諸種族、基因、生理特徵,甚或心態與觀念,都是適用的。」

那個不一樣的孩子

他從小就是師長口中那個「不太一樣的孩子」。國中成績好的她,是代表學校受市長頒獎的模範生。只是沒想到典禮的前一天,主任特別用叮嚀的口吻告訴她:「明天別太『娘』啊!」,更不用說小時候因為外型被班上男生捉弄霸凌,已經成為家常便飯。因為性別教育的匱乏,她小一時發現自己喜歡男生,直到國中才知道「同志」這件事情,不過知道後卻更困擾她,「我喜歡男生,但我不覺得自己是個男生,反而希望成為一個女孩子。」

因為母親,我想要做自己

大概國高中時期Aura已經很確定自己是跨性別者,但沒有想過要去挨生理上的那一刀。她坦言,因為母親生病過世,加上出國留學,才有了變性的念頭,「到義大利唸書的第一年我還是男生的身體,從外觀上,沒有人看得出來我是男的,但我也不敢說出來,我在那邊的好朋友就時常勸我『你應該動完手術後再來義大利,才能好好享受人生』。」

即便身邊的友人不斷給予信心與支持,但Aura直到母親生病過世,才有這樣的覺悟。她雖然跟媽媽很親,但從來沒有真的出櫃過。當醫生跟她說媽媽只剩下一個月生命的時候,Aura才告訴她這二十幾年來心裡的感受—從高中開始就希望可以成為女生。

「我希望媽媽可以全然接受我,她是我一直以來努力的原因,我一直希望將來賺很多錢跟她一起生活。她跟我說:『我其實都知道,很抱歉我沒辦法在你最彷徨的那段時間陪伴你。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,我會在天上守護你。』」

媽媽最後還是走了,但這句話影響了Aura很多。有一部分的跨性別族群不需做手術就可以達到自我認同,但她知道自己想要成為女人,無論是心理或生理上。

在義大利唸碩士第二年的時候,她在聖誕假期回台灣動了手術,休息一個月後,忍耐著身體的不舒服,回義大利繼續唸書。這並不是誰都可以執行的手術,台灣的法令除了成年之外,還要有兩位精神醫師的診斷證明性別不安症,而這些證明早在她出國前就已準備。Aura苦笑著表示「我終於完整成為一個女生,但並不是做了手術後一切問題就解決了,做完手術後還是要生活,還是有很多挫折要面對。」

得到媽媽的認同及影響,使他勇敢做手術讓自己成為心中最想成為的樣貌。(圖/VOGUE雜誌提供)

飛過整片海洋的大鵬鳥

「你覺得自己是裝錯身體的靈魂嗎?」,Aura笑說:「比較像是,我一直知道自己是個女孩子,只是要符合社會期待扮演一個男孩子,這可能比想像中還要辛苦。所以如果你身邊有像我一樣Diversity、跨性別的朋友或孩子,盡力的接受和愛他,你不會後悔的。如果是跟我一樣的朋友,不用急著去證明自己,反而要花時間接受自己、認識自己,並內在和外在的強化自己,有一天時間會替你證明一切。」

「我爸從小就跟我說,你是一隻大鵬鳥,展翅的時間也許比別人晚,但你飛過的不只是枝頭,而是整片太平洋。他每次送我到機場,在我出境的時候都會說,大鵬鳥要飛了。我以前不太清楚自己確切的夢想雛形,但我現在知道想要幫助跟我一樣的孩子。因為無論是在亞洲或世界,Diversity的孩子很容易被淪為批判的理由。我一直都知道,模特兒不會是我的最終站,比較像是一段過程。」

這世界無疑正在改變中,然而Aura也認為,中性這個選項可以提供一個舒適的空間,讓自我定位沒有這麼明確的人,在性別光譜中找到自己舒服的樣子,就像Aura一樣。

已將網址複製到剪貼簿

羊羊

努力用文字紀錄下所有美好的事物!

羊羊

用文字將美好的事物把握當下的記錄下來吧!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