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禽獸姐

瑋瑋的事件坦白說讓我蠻震撼,震撼的點在於,這好像是第一次因為群眾的力量,讓一間媒體將相關新聞全數下架並且認錯道歉。

過去我常常很感慨,因為媒體的獵奇和大眾的獵奇,其實息息相關。如果沒有人看,媒體其實也不願意寫。各家媒體都有很多優質的報導,偏偏許多不受青睞,排行榜的前幾名,往往絕大多數都是那些八卦、牽扯著他人隱私與私德的大小家務事。

網友總是一邊罵又一邊看,為了點閱率,媒體確實也常常掙扎,把心一橫後下了聳動的標題。究竟是大眾獵奇在先,還是媒體也養成大眾獵奇?這就像是雞生蛋,蛋生雞的羅生門問題。

雖然同志已經被正名多次不是異類,但是這個事件,按照以往的思維會以為「出櫃」仍有話題性,也許大家依然愛罵又愛看,甚至標靶會在瑋瑋身上。

但這次不再是這樣了。

似乎是我印象中第一次,大家激烈地反彈,告訴媒體用這樣的方式來報導是不對的,用獵奇的角度談論同志交友和邀約一夜情,甚至擅自替他人出櫃都是不對的,大家真的用力出聲「我們不要看到這樣的新聞!」團結到讓媒體反思,決定認錯和下架新聞。

這是真正的性別教育成功,透過公民行動來展現。

我們不再只是教條喊話說同志沒有不正常,不再只是口頭上說要消除歧視,看到八卦又跟著獵奇。大家用行動來表示,我們不要這樣做了,我們要一起捍衛當事人,因為他沒有做錯事,不該承受這樣的壓力。

當然我也必須說,其實在鏡傳媒道歉及認錯以後,大家就應該適可而止。我看到很多人要求「下架爛媒體!」「祝你們關門大吉」也感到很擔憂。

鏡傳媒過去也有許多對同志友善的正面報導,瑋瑋的新聞處理方式縱然不對,但一碼歸一碼,我認為不應該一竿子打翻整個鏡,也不能因為這一次的「錯」,就推翻過去他們做的「對」,甚至要求關門,以偏概全否定鏡的所有,有點太過了。

下架一間媒體,就能解決問題嗎?世界就會變成你想要的樣子嗎?

究竟我們的社會,能不能真正的包容和接受差異?其實都應該要從學習區分開始。

若因瑋瑋事件以偏概全否定鏡傳媒的所有,有點太過了。(圖/翻攝自IG、YouTube/黃氏兄弟)

鏡裡頭有多少員工,都必須承擔這件事嗎?如果因為少數人,而要採取連坐法,讓整間公司付出代價,讓所有人失業,這跟古代的誅九族有什麼差別嗎?

你或你的家人犯錯,整個家族就要滿門抄斬嗎?你或我身為台北市民,在國際上犯了錯,整個台灣就必須要一起死刑嗎?舉這例子或許不太好,但我要表達的是,區分的珍貴。

當我們學會區分,才能看見事情的本質,不再混淆一談,是非不分。學會區分,才能從中看見最重要的人事物到底是什麼?想清楚我們要追求的世界到底是什麼?

從這次的事件,大家其實共同參與了珍貴的一刻,我們每個人都發揮了足以撼動媒體的影響力,告訴媒體我們不要什麼新聞;我們身為群眾,告訴群眾我們要捍衛什麼樣的價值觀,要保護什麼樣的人;我們甚至很可能保護了不只一條珍貴的生命,讓更多同志知道,性向議題再也不該被當作攻擊的武器,群眾是會起身捍衛的。

透過這樣的事件,能得到這樣的珍貴,我認為也包含了鏡傳媒願意聽取意見並下架新聞,發布道歉聲明在首頁,這一切才能發生。

與其要求關門大吉,不如持續關注是否有更多好的報導,關注各家媒體是不是不再以獵奇的角度做這類的新聞,以行動來展現你真正關注的事件,我想比一味要求下架媒體的訴求好很多。

已將網址複製到剪貼簿

禽獸姐的萬應室

現為媒體人,文字工作者。喜歡動物、自然、研究神秘知識,也愛閱讀、追劇、旅行、探索人性,歡迎一起聊天!

發佈留言